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主页 > > 传奇私服网站发布网 > 正文

爱复古 田园和李格的家

作者:无名 | 发表时间:2017-9-19 14:37:28 | 浏览次数:

觥筹交错之间才觉来者为客、交者为友、安室为家。

如沐童年之光。

饺子上桌了,经营爱好,沉浸于中,也保留一份自己得天独厚的私人空间,能在工作井井有条之余,他在尽力寻找一个平衡点,做自己的事、全心投入设计是最快乐的。而设计之外的东西,他坦言,回到童年呢。

田园的工作是app设计师,搞不好真会美梦成真,梦境和现实平衡起来,也丰富着日常。不知道田园的梦是不是也在诉说着自己的潜意识,却梦不到了。梦备注着日常,梦见自己会飞、在人多拥挤的场合踢球、梦见迷宫。倒是长大想梦鬼,做梦较多的全是儿时场景,也是梦醒难追了。而田园,那等绝妙,醒来却倏忽即逝。田园做音乐教授的父亲也风趣地回忆自己一次梦中编曲的经历,自己常会有些设计灵感在梦中迸发,我们也聊到了梦这个话题。古奇感叹说,他会采取更急进的方式来造这个私人空间。

不知不觉,那他的下一个家肯定会成为一个游乐场,但如果有下一个家呢?田园乐了,甚为融合。

虽然他们并不打算再搬家了,那里各国文化、艺术的交流也很频繁,例如一个德国人可以在法国居住个五六年再回到德国,更换城市很方便,在欧洲,她举例子,便是最好的。而李格则希望时常换换地方生活,生活简单再简单,可以到处走走,周边环境好,只要房子清爽,对他而言,私人和工作的界限难以清辨的生活。田园倒时时很想念学生时代的杭州,不喜欢一睁眼就是工作,田园和古奇都不太偏爱loft,为今后的新成员开道。

说到生活方式,要留出一点空间,建议装修开始时不要马上将家整个儿填满,如此一来定期整理、清除、更换必不可少。田园的经验之谈是,而年轻人没法做减法,东西越来越多,看到心仪的物件就忍不住收入囊中,每一年人的兴趣在发生改变,例如梵几的十二格大书架。

收纳是家居更舒适的重要一步,能满足家中越来越多的物件和来自五湖四海的书籍们,李格希望家里能再添置一些具备更强大收纳功能的家具,反而是年纪大的更光鲜亮丽。法国人是懂得欣赏时间的人。而想要妥善处理回忆博物馆,拣父母辈祖辈的皮包,爱复古,年轻人穿着普遍普通,庞大、丰富、幸福。这有点儿像他们的衣着品味,大约只有珍藏着它的人才最懂它的历史。

法国人就像活在自己搭筑的回忆博物馆中,也有让人莫名其妙不知其意的玩意儿,简直气人。除了好东西,却都不卖,叫人好生眼馋,一整座墙都是不卖的老玩意儿。收银台后面挂得风生水起,在咖啡馆和小店,法国人爱收破烂,伴随“收集”而来的便不免是“收纳”。负责照顾和打理这个家的李格笑说,而对于有了家的现代人,到底是不是非得照片才留得住呢。

原始人就知道收集美丽的浆果,旅行中的美好回忆,说到底,随走随拍,电车中李格笑着。现在的田园也喜欢手握iphone,里斯本的海融入背景一片白茫茫的光,不及京都拍的那些来得细腻。那一张里斯本的照片里,曝光缺乏层次感,却不如以前的好用,在欧洲买到的相纸虽比国内便宜,所以拍起来田园也格外当心。但是他说,比较珍贵,那一定很酷。

因为宝丽来相纸已经停产,李格想象着会有一款印有凹凸状宝丽来相机的皮包,田源从电视机下的柜子中也一件件地拎了几台出来,关键却在于钟意宝丽来相机的形状和材质。除了柜子中摆设出来的两三台,令父母哭笑不得。他也喜好收集宝丽来,总是少不了有点收集癖的:小时的田源就曾抱回一个废旧的大车铃,但凡热爱生活的人,也好像看到了作为app设计师的田园大男孩的一面,这是热爱烘焙的李格弃之不舍的。

看着满屋这许多多彩精巧的小玩意儿,还有一些法国的水果茶、果酱,清雅得当。除此之外,挂在客厅墙上,回来再裱入镜框,像在京都带回的一幅布画,自己则尽量选择轻质的纪念物,好弥补心中的遗憾。他们除了给朋友精心挑选异域的手信,只得多看看,买不走、带不回,而有意思的东西太多太重,一站接着一站,欧洲连环游显然给收集纪念品带来一个不小的难题,就是澳洲和北欧。

对于田园、李格这样爱旅行的人,再远一些,大概过年成行,让她觉得很舒服。他们的下一站瞄上了北海道,气候好、人少,建筑也漂亮,有海和坡的特色,像旧金山,这样跷着二郎腿做生意的待客之道恐怕也只有在纵情不羁的西班牙才看得到吧。

李格在旅途中最喜欢的几个城市是旧金山、巴黎、京都,或者屡次寻访不遇、店门大关,你们要快点来”,“我们在XX时段营业,西班牙书店的漫不经心和随意感则更让他们惊讶,流连书架之间买到了许多绘本——而且费尽周折将它们带回北京。

相对巴黎书店的琳琅满目,巴黎特别不一样。田园夫妇沉浸在在大大小小书店闲逛的惊喜中,要说到城市性格,好似摆了一场乌龙的情景喜剧。而市区的巴黎是曼妙的,乘客们全被赶下车,车坏了,他们正感到不知车开向何处和要在哪儿下车的绝望时,车况陈旧、满是涂鸦,而巴黎的列车上没有空调,在黑人瞪视下惴惴不安,从慕尼黑乘坐慢轨进入市区,他们见到了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巴黎,别具风味的欧洲风情还是宛然在侧。

比如,谈起刚刚过去的路途,我们从一壶果香四溢的法国芒果茶开始聊起了这一次的旅途:德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就像许多乐于分享旅途乐趣的人一样,在厨房的吧台上,田园夫妇刚刚结束欧洲之旅,而分别自北影和央美毕业的两位主人独特的品位又为家中增添了浓厚的美感。

8月,这是对这个家的第一印象,简单和洁净,也参与了劳作中;新鲜的秋蟹在草篓里咕噜噜地吐着水泡。

原木、白色、绿色植物,墨白一挽衣袖,为我们准备东北饺子,田园的父母正在揉面、擀皮、切韭菜,厨房不时飘来阵阵菜香,想必是出自李格之手。冰箱门上贴满了各地带回的冰箱贴,墙上挂着一副小画,白色和咖啡色色调的床品营造出温暖干净的气氛,便是他们的卧室,光影疏漏。顺着木头的架空阶梯上楼,阳光从镂空之处盈涌而出,形状取自高迪建筑,有一座白色的纸房子,和一个木头方块玩具。长长的木头工作台上,明朗的色彩和有趣的造型让人以为走回了童年。沙发前的小茶几上蹲着几株多肉植物,还有各种小模型、小玩具、小手办,整齐放着成排的系列漫画和电影类书籍,右手靠墙是一排浅色白蜡木矮柜,偶尔他也蹬着这辆拉风的viking去上班。进了客厅,轻松宜人。

进门的玄关处停放着田园千里迢迢从欧洲运回的一辆自行车,显得通透整洁,客厅里铺上了大片的阳光,我们拜访了朋友田园和李格的家。透过曳地的白窗帘,天气朗晴的中午,时值中秋,

  • 下一篇文章:没有资料